【毛神仔】演出公式書


狹義的毛神仔可說是特定涉及的毛神仔,是指矮矮小小,會幻化,會作弄人的一種存在,其本質是山精水怪之屬;而廣義的毛神仔則泛指鬼類,不過是單一的出現,不是一般所祀的好兄弟。好兄弟是集體的鬼魂,而魔神仔在通常是單一的鬼魂。

~~~【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 林美杏、李家愷 著(五南出版)】

創作概念

Mo sin A-毛神仔或稱魔神仔、無神仔、亡神、魅神、魍神、芒神、墓神仔。此為台灣最著名的鄉野傳說。根據傳聞描述,毛神仔是好奇或者調皮的精怪,會迷惑人類的心智或惡作劇,戲弄別人,其戲弄對象通常是老年人或者兒童,作法則是將人帶到山野川湖,使其迷路,無法回家,類似日本傳說中的神隱。一般對毛神仔面貌的說法是「身材矮小,動作敏捷,作兒童狀」,亦有地區傳聞的毛神仔是「高大而面色極白,擦有顏色鮮明的腮紅的女子。」民間認知的毛神仔不像鬼魂害怕日光,可於光天化日之下行動,常對人類惡作劇,將人類帶到荒山野嶺捉弄一番,遭到毛神仔誘拐者大都會無恙尋獲,少數傷亡者,往往是病體虛弱者,因毛神仔很少傷害人類,而是喜歡戲弄人類;不過毛神仔不擅長照顧別人,而且害怕聲響,一有巨響就隱蔽不出。北歐神話中的惡作劇之神「Loki」在描述上也與我們台灣的「毛神仔」相似,但形象上,台灣的「毛神仔」多半被塑造成恐怖、靈異、鬼怪的代表,令人恐懼害怕;但「Loki」的形象上不論是在好萊屋的電視、電影、動畫中,豐富多變,可愛、帥氣、古怪、恐怖…等等。因此,我們台灣的「毛神仔」在本質上與「Loki」相同,惡作劇、調皮,並非致人於死的恐怖惡鬼,所以我們也需要為他尋找另外一個形象,用另外一個面向來看我們台灣這個最著名的鄉野民間傳說!

創作發想

從小就喜歡看一些大自然或是不可思議的事件相關的書,因此對於靈異、未解之謎特別有興趣;長大後又被日本的動漫影響,從「鬼太郎」開始,以及許許多多的相關作品中認識了許許多多的日本妖怪,也發現日本民間傳說中的妖怪,在動漫中的形象是非常多變與有趣。在回頭看看我們台灣著名的鬼怪卻大多為嚇小孩或令人恐懼、極惡的形象代表。在近期出版的「妖怪台灣」一書中,我發現了許多記載著我未曾知曉的台灣妖怪故事,當中的故事有調皮、有悲悽、有美麗也有偉大,不單單只是恐怖駭人,有些還與日本著名的妖怪有關聯的存在。所以,我也希望讓我們的台灣妖怪如同日本的動漫相關作品一樣,擁有許多打破傳統印象的解讀與形象的存在。於是,我選擇「毛神仔」這個我從小就聽到的妖怪。小時候常常被媽媽警告不要自己一個人隨便亂跑不然會被「毛神仔捉走」,雖然當時不知道毛神仔到底是什麼,但也因此害怕所以聽話。長大後也在許多的文章、報導中看到相關的事件、故事或新聞。但深深研究後我才發現,「毛神仔」並不該是恐怖的形象代表,對我來說,他僅僅只是個調皮的小孩而已,然而他所做的惡作劇,我想一定有背後的原因存在,因為寂寞、因為需要幫助又或者只是單純地喜歡人卻不知該如何相處。也如同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人際關係一樣,只是因為不擅表達,就被扣上「怪」或「不好相處」的形象。因此,我想要為他找一個有別於「紅衣小女孩」的形象,為他平反一下!

發展的關鍵字:毛神仔、台灣妖怪、民間傳說、陰陽眼、想像的朋友、黑色童話、百鬼夜行、校園、青春期

故事大綱

吳迪是個擁有陰陽眼的小孩,從小他就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但也因此被周圍的人排擠,視為怪人。但阿迪並沒有因此而難過,反倒是自立自強。直到有一天,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張書書,她也跟吳迪一樣,都知道「毛神仔」的存在,從那天開始阿迪與他的生活開始產生變化……

透過張書書,吳迪知道「毛神仔」有很多的類型,毛神仔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些長得像人,但有些卻是像我們生活中的用品器具,雖然每個毛神仔都長得不一樣,但他們全部都擁有一個共同的習慣「惡作劇」,有時可能故意在人們拍照的時候故意出現在它們的背後,又有時候喜歡故意擋住人們的眼睛,讓他看不清楚而迷路,又有時候可能在一片寂靜的時候突然大叫一聲嚇人….諸如此類,因為普通的人不了解,所以都害怕著毛神仔們,但這些惡作劇其實都是毛神仔需要達到某個「目的」的方式,最後,兩人攜手合作,一起幫助毛神仔完成心願,讓祂們可以真正地昇華為”神”。

分場

  • Prologue–降妖伏魔張書書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收服了一隻原型為狗狗的毛神仔,因此她覺得非常驕傲,迫不及待地想出師幫忙阿罵。但卻得知,阿罵在台南的事件已經處理完畢,要到台北處理新的問題,所以她得轉學,張書書對於好不容易混熟的同學覺得有點不捨,而且她對於台北這個都市並沒有好的印象,所以她做了一個決定!

  • 第一章–陰陽眼吳迪從小就看得見毛神仔,也因為他看得見,所以時常被好奇又寂寞的毛神仔作弄。小時候不懂,所以常常對其他的人說起有關毛神仔的事情,但也因此被所有人視為〝頭腦有問題〞,就連他的親人也都是,因為害怕這個小孩,所以會刻意地迴避他。長大後,他了解原來只有自己看得見這件事情,所以不在跟別人提起毛神仔的事情,但三不五時還是因為毛神仔作弄而做出奇怪的反應,所以在同學眼裡他還是一個〝頭腦有問題〞的人,時常被嘲笑與輕視。在學校或家中,他多半是自己一個人,也因此非常地自立自強!

  • 第二章-轉學生班上來了一個新的轉學生,她的身影跟吳迪昨天夜裡看見的女孩十分相似,又因為昨晚做了惡夢,所以對於眼前這位轉學生十分好奇,也懷疑,她…是不是毛神仔變的!

  • 第三章-女巫紅姨突然地事件,讓書書不得已先帶吳迪回到跟阿罵的住所,也因此,吳迪知道了張書書的真正身分,也更加了解了自己陰陽眼的意義。

  • 過場1-魔神仔牽人隔壁班的同學,失蹤了2.3天都找不到。書書跟吳迪開始懷疑,是否跟他們遇見的那隻特大號毛神仔有所關聯。

  • 第四章-毛神仔?魔神仔?!兩人在吳迪家討論著有關於毛神仔與魔神仔的不同,對於吳迪來說,他更加了解這個從小就一直跟著他的麻煩〝毛神仔〞其實也和他一樣又寂寞又可憐。同時,他也開始擔心,目前身邊唯一的朋友-張書書會不會最後也跟毛神仔一樣完成他的目的後就離開。

  • 過場2-魔神仔牽很多人越來越多人失蹤了,這次不只是小朋友連大人都有失蹤的情況,而且不分日夜地發生。書書確信,這隻特大號的毛神仔,真的已經變成了魔神仔。她心中有一個計劃…

  • 第五章-大戰魔神仔張書書與吳迪聯手,書書想要利用吳迪的陰陽眼幫助她快速完成這次的事件讓阿罵刮目相看,希望自己趕快脫離見習生的身份!兩人進入特大號魔神仔的領域之中,果然發現那些失蹤的人都在那裏,兩人共同合作將毛神引開,喚醒了失蹤的人們幫助他們逃離,但不料魔神仔的力量過於強大,張書書無法收服,就在最後千鈞一髮之際,阿罵出現了!

  • Epilogue-再見…張書書魔神仔事件完美的結束了,張書書似乎又得跟著阿罵到下一個地方。兩人告別後,吳迪看著眼前這位唯一相信自己的朋友越走越遠,先前所發生的事情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場華麗的夢境而已,夢醒後又得回到那個對他不友善的現實中,吳迪的心態又回到了遇見張書書前的寂寞、孤獨、冷。

劇中時代背景

現代都市,主要故事發生於靠近山邊的小學-例如:公館國小,鄰近蟾蜍山、寶藏巖與中埔山(辛亥隧道穿越),附近又有知名的靈異景點與第一殯儀館,又或者木柵區域(魔神仔出沒區之一)之學校,皆為環境之參考。

※參考背景並非真實事件,本演出內容為仮想。

台語專有名詞解釋

  • 天眼 天眼通,能看見好兄弟、神佛、靈界、天界的生物,但是對於神佛、天界的生物並不能看的非常清楚,功力、佛法、級數越高的神佛會越模糊看不清楚,坊間通常具備這種能力的人就已經是所謂的法師、老師!

  • 紅姨 臺灣民間信仰中的靈媒「紅姨」紅姨又稱尪姨,是臺灣民間信仰中的女性靈媒,存在時間相當久遠,主持的法事以問神、牽亡、解厄及栽花換斗為主,帶有非常濃厚的神秘色彩。 在臺灣社會裡,每當家庭發生不順遂時,民眾多半會求助各處寺廟神壇,向神明祈求平安,若情況仍未轉好,則認為可能是行事觸怒了家中祖先,或祖先有所求,或沖犯到外方亡魂,這時就需要一個特別的人作為媒介,來跟這些不同空間的人溝通,而紅姨正是扮演這類媒介角色。紅姨使神佛下降,附在自己身上,爲人解答各種疑難雜症,由尪姨代神明指示解厄的方法,被稱為問神。牽亡則是由尪姨自地府召來家族祖先或是外方亡魂,使亡魂附於尪姨身上直接與家屬進行對答,瞭解家族祖先或是外方亡魂作祟的原因,或者是亡魂的需求。紅姨還會一種特別的法術「栽花換斗」,這是紅姨幫婦女改胎(將女胎換成男胎)的巫術。 紅姨已經存在於臺灣社會很久,早在清代的文獻中就可以發現有關紅姨的紀錄。其實臺灣間信仰中的靈媒並不只有女性,但是根據日治時期民俗學者的研究,臺灣人比較偏愛女性靈媒;原因可能是,因為女性比男性更有感情,延請神明或亡魂上身的時候較容易激動,看起來很像那麼一回事,民眾會比較願意相信真的有異體附身。 自古以來,紅姨一直存在著爭議,被指責是妖言惑眾,官員們都認為此風不可長,直斥神靈附身根本就是無稽之談,認為紅姨一張嘴說得天花亂墜,卻毫無根據,根本就是假借神佛趁機斂財。臺灣民間還有「妳真的是紅姨嘴」這樣的說法,用來責備他人講話不誠實。甚至,因紅姨的存在排擠到男性靈媒的執業空間,受到歧視。儘管如此,但不可諱言,紅姨確實為不知所措的民眾帶來希望,在深信鬼神的臺灣社會扮有重要的角色。不過,紅姨現在已經不多見,僅能在中南部鄉間較偏僻的地方,才可能見到專業的紅姨。

  • 起魔公 走火入魔,意思是对某种事物迷恋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 出師 十八般武藝會樣樣皆能師父測試通過,才允許下山是謂「出師」。

  • 牽走 帶走

  • 附身 是一個超自然概念,意指活人的軀體被超自然靈體(如惡魔、神、先人的靈魂等)暫時性操控,因此表現出一些與平日相異的行為。 附身的概念可見於許多宗教、神話及民間傳說中,如靈媒、乩童。

  • 作弄 惡作劇

  • 地界 範圍、領域、地盤

主要角色介紹

毛神仔

以廣義的方向切入,帶入日本附喪神(物靈)的概念。當東西用久了,又或者是與人長時間緊密相處而讓原本無靈魂的物件產生對人的情感或者思念,因此神(靈)格化。主要設定為「被遺棄於山中之物」,因仍有留存於靈魂中的思念或願望,而無法離開。誘導人類進入山中之主要動機為「希冀」,想要讓人發現、想要與人陪伴、想要回到以前主人的身邊…等。出發點皆為良善,但因自身原型之特性/習性以及人類對於靈的恐懼,多半無法順利地傳達自身的想法。所以,產生出「毛神仔」的既定印象–愛惡作劇與駭人之妖怪、鬼魅。留戀,對現世有所留戀才會選擇待在這裡,每個人各自所留戀的事物都有所不同,只有本人才清楚那究竟是甚麼,沒做完的事,想要去尋找的東西,沒能實現的野心,迷戀就相當於靈魂中的雜質,讓它們投胎轉世之前洗淨自己的迷戀。Mo sin a原為讀音,並無文字,但當要方便書寫與描述時,便以相同文字之讀音帶入,因此有魔神仔、無神仔、墓神仔…等文字之呈現方式。本劇取”毛神仔”主要是想傳達與”魔神仔”之相反面向。魔-會讓人聯想到妖魔鬼怪,而毛多了些可愛的存在,如同西方之怪獸,多半有著毛茸茸的身體(ex.怪獸電力公司)。藉此表現毛神仔本身並無惡意。

吳迪

家境小康,單親,媽媽工作繁忙,時常不在家。雖然媽媽工作繁忙,但他能自行打理一切,因為了不希望讓媽媽再擔心也想讓媽媽能夠多注意他一些。擁有陰陽眼,但無法與毛神溝通,因為無法真正了解祂們,所以多半處於害怕與恐懼的心情。對於所看見、遇見的情況,多半以逃避或忽視的心態應對,但多半還是會被捲入事件中。毛神似乎能知道吳迪能看見祂們,因此多半會對他好奇,並且接近。但也因為陰陽眼的關係,他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毛神,因此在同學眼中,吳迪是一個有時會自言自語,又或者會忽然跌倒、大叫、緊張、害怕的怪胎,所以大家多半不敢與他交往,甚至孤立他。

張書書

父母在她幼年時期就已失蹤,由奶奶帶大。奶奶是鄉下有名的靈媒、紅姨,因此從小就常跟著奶奶處理有關毛神的事件。也具有和奶奶一樣可與毛神溝通的能力,長大後也與奶奶繼續處理毛神事件。有別於奶奶的處理方式,書書利用現代的道具(手機)來跟毛神溝通。個性豁達開朗,神經有點大條,不是個思想纖細的女生,反倒像是個隨興的小男生。由於奶奶職業的關係,家境並不富裕,頂多就是能讓兩人過著一般般的生活,住的地方都會短暫(7749天)的供養毛神,因此大半的空間都被佔據。以外人的觀點來看,書書的家就像是資源回收站,而奶奶的職業像是個收破爛的老婆婆,大部分的同學看見都會同情書書,也有些同學會看不起她,但書書不論是同情又或者鄙視之類的眼光,從來都不曾在意。

導演、編劇、動畫:吳瑋

美術設定:Maki Yang

3D Model & Rigging:Cara Chou

舞台顧問:謝均安

燈光設計:魏匡正

音樂設計:朵兒

戲偶製作:陳佳豪

演員:張閔淳、劉向、陳佳豪(筆畫順序)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